和记娱乐-又是一年艾草香

“手执一束艾草/逆着汨罗江水的方向/我要回到那一片楚地/在它苍凉的天空下/默诵《国殇》/用心,用我全部的虔诚……”读罢康桥的《逆着汨罗江水的方向》,在端午节即将到来的初晚,清凉中似乎风从山峁子上吹来一阵阵艾香的味道。

毋庸置疑,陕北的农民对艾草是情有独钟的。小时候,总认为艾是一种神奇的草,其貌不扬,但用途多多,让很多陕北农民对它喜有加。艾草的味道,浓郁的、苦苦的、怪怪的,想不出哪个词语能够贴切地描述,但那特殊的清香味,时常把我们带回记忆的空间。

艾草是避邪驱毒的信物。每年端午节的前一两天,大人们利用耕作闲暇的时间,总会从山洼里或是田间地头拔一些艾草拿回家。节日那天一大早,大人们就把一缕缕艾草安插在门楣和窗台的角落,据说是可以用来避邪的,那些安放在门窗上的艾草,静静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为一个个家庭带来平安祥和。千百年的风俗就是定律,当然没有人去考证其科学性。但据专家讲,艾草含有芬芳油,可以净化环境、驱虫祛瘟,端午前后天气渐热,水增多,导致蚊虫滋生,容易引起疾病,用艾草驱虫灭菌、消汗除臭、清爽神智自然合乎药理。童年夏夜,在院子里铺上凉席,躺在上面数星星的时候,身边点上一把艾草,闻上去香香的气味,却足以让想和我们套近乎的蚊虫避而远之。

艾草是可以用于餐桌的。在陕北的一些地方,艾叶煎鸡蛋、艾叶茶、艾叶猪肉饺、艾叶肉圆等,嫩嫩的艾叶加工成食品被各路吃货们享之不厌,作为舌尖上的美食,想必用后肯定满口留香。但印象最深的还是每年端午节早上,母亲总是把事先准备好的鲜嫩艾草放到锅里煮鸡蛋。过惯了穷日子的孩子,那天是不会睡懒觉的,蹲在锅台边眼巴巴地看着鸡蛋在水里欢快地游泳,艾草的淡香弥漫了整个窑洞,直到母亲把鸡蛋从热气腾腾的锅里一枚枚捞出来,调皮的孩子那时候显得特别乖巧,以便能从母亲那里多争取一个鸡蛋。煮熟后的蛋皮略带草绿色,无比招人喜爱,往往还没有凉下来,就被孩子揣进了兜里。拿到手的鸡蛋一般是不舍得马上吃的,往往把玩许久,尽可能地体会够口水满嘴流的感觉后才下肚。当然,“碰鸡蛋”的游戏还是要玩一把,那些头脑简单、不懂技巧、硬碰一气的“小食客”的鸡蛋,常常是早早地被别人的鸡蛋碰了个稀巴烂,只好忍痛提前进肚,接下来只有咽着唾沫瞅着别人的鸡蛋犯傻。

艾草又是可以入药的。“家有三年艾,郎中不用来”,《本草纲目》等多有记载,艾草用于理疗治病,功效不凡,其抗菌、止血、平喘、利胆、抗过敏等等作用广泛,易取材,易加工,易储存,实在是一剂良药。记得小时候家里缝制一个荷包,里面填满晒干的艾叶后挂在墙上,既可药用又是一件装饰品。还有一次,家里的一只奶羊不知偷吃了什么东西,痛得死去活来,父母亲抓了几把绿豆,用蒜臼捣碎,掰开羊的嘴巴灌进去,之后又找来几把干艾草,撒上点水弄得半干不湿的,点燃之后放在羊的鼻子上烟熏,竟然让羊转危为安。艾香的奇效,确保了家里人能够继续喝上喷香的羊奶。

城里人的生活,经常被大自然所遗忘,端午节快到了,却无处采集到新鲜的艾草。让我们感到幸福的是,老母亲在世时,在老家院子的一处角落里,种了几十束艾草。每次端午节到来前,总会及时地把长得最好的艾草送给我们,那充满清香的一束束艾草,散发着一阵阵爱的芬芳。艾香的味道,家乡的味道,更是母爱的味道,滋润心田,弥久留香。文章阅读网:w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