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记娱乐-端午,仰望你的身影

明天,就是端午。有朋送粽子,这令人怀伤,追忆。忘了自己在世界的另一端,竟然错把一条赞比西当成汩罗河。

风中,我立于旷野的尽头,仿佛看到你高大的身影,在高高的殿堂里伏案挥毫、奋笔疾书,依然孤单而高傲。也许,你是在矫正圣经,或是编写新的离骚!

我在你的后边,很远很远的地方,似乎看到你当年的脚印一直延伸到天际,那么铿锵,那么坚毅。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沙滩上交错纷杂的痕迹,已经忘却步履飞扬的尘土。我想,可能是人们祭奠的印证。很难想象,龟壳被甲骨文撰刻的刺痛!无可否认,,强劲而彻底的穿透力,至今,仍然震撼着一代又一代仁爱的文人墨客。

、落叶、马帮、剑客、蚯蚓、滴,不停歇的美化时空,装点着华五千年厚重的文化,直到隆重祭奠体内焚烧的爱。今生,已不再只为脉脉含情,而是早已寻踪而来。

我想,只有一个动作属于我,那边是行走并歌唱。如果有针,那我只能用我的彩线将万物气息缝合、包裹,并用尽汩罗河岸最后的相思,精心做成粽子与经幡一起烧烧去。。。。。。

其实与风雨无关,阳天月不堪有别。关山冷剑无数,只供擦身的刀客,高昂的头,火热而又寒冷的独步舞,将漫卷红尘谱写成精神的乐章;

借着滴水穿石的雨,瑞催开的梅,乘坐季节交替的年轮,我远渡而来。你的来路上,千年紫槐,万年红杉,均属过客,而只相对于我。许多后来者,正在后继。

今生,已被你牵引,虽然时空远隔。只能在你的蝶罩里待蛹成蝉,模仿一些空前的姿势,坚毅而执着孤独而高傲的飞翔。

其实没有航线,航线来自于开创。可仍然试图用石心和风情,钟爱与癫狂,编织美丽的花环,毫不掩饰的,准备戴给最后那个也许早已被烧焦的词语,以便将想续写完毕。

顾不了爱恨的结痂是否能够脱落,或者是最后那滴眼泪的轻重可否会将我的心愿碾碎,都不重要。可总会有一粒没有知感的尘土,或是一片晶莹而生命极其短暂的白雪,至少可以掩盖一个停止呼吸的毛孔,其他,就交由沧海桑田吧!无需遗憾。

不过,趁着生命还健壮的季节,得赶紧做几件事情。把时间都捆绑成孤苦,或者是深夜寒月,风窗孤灯,破旧窗帘,用于蛰伏一个文字的深情,或者一句诗语的呐喊。别管滚滚红尘,或是战火硝烟。。。。。。

把事物全都涨破,把经脉抓起精炼。在破解佛、禅、道、法的过程中,借仙人的灵气,从炎凉世态、风土人情的底端,打捞最美丽而光彩的呓语。辉煌也好,精彩也罢,留给后人评说。

不要研究梦与现实的薄厚,不要等称正义与邪恶的差错,只要用千年龟壳的裂纹便可延伸万年神奇的传说。粽衣,风化万年,一定还会风姿绰约。

忘不了那只震惊过历史的琵琶,那首撼动人心的歌谣。寒月孤灯,暖不了那首发凉的长恨歌。除了排成离骚的方块字,可又能用什么能够敲响心做的乐器,让心声构成动听的音乐!

该怎样模拟一阙好的诗词?千古以来,你一直用搏动的手势培植一些文字,再经你的牙床一再碾磨,便为你最爱的女子醇好一盏透心甜的毒酒,醉而不醒,虽逝犹荣。

写诗的纤指,唯一的解药,坚守忧伤生活。在梦中,你无数次把渴望的花环变成绮丽画卷,抱残守缺。面对方型的音符,矢志不渝,或者深情款款,即便是苟延残喘,也无悔无怨。

细研暗香袭人和儒雅俊朗,汉关婵娟和边塞剑气。不究女子和书生,或者龙雕椅,乌蓬船。风动中滴落砚台的夜露或冷或热,行走远空的云朵或明或暗。这些,都是女子最浓妆的艳抹,并非为了嫁接的那一天。

抚慰日新月异的情绪,逐步浑圆的心血,安平不了鼓涨的衣角,直不起弯下的腰,可一直高昂的头颅,勇士般坚挺在风雨前沿,面对频频召唤的短语,只能回首百度,切割锤炼感知,只因胸怀,并且仰望你的身影。

弹指古老的狼毫,挥洒精致的心语,说不尽红尘漫漫、唱不完时代神歌。来了,喇叭花,就会一直盛开,直到把季节唱衰,让警钟长响。